新闻资讯

长安民生物流打造国际业务生态圈

时间 : 2020-1-17

  近年来,国外的物流企业已经致力于开发为客户量身订做的终端服务。这种适应性很强的终端管理、服务包括:前伸到工厂下线的运前准备阶段,或者专项改装业务的外包、订制和附加价值服务,如安装空气调节装置,安装液化石油气的转化装置等。包括安全的仓储、管理、无纸贸易和商品追踪,还有车载音响、汽车警报器、汽车附件等其他选项,甚至有重新设计与修复。而我们从认识上还处于简单的单项运输思维。

                  u=1964067208,4135031525&fm=26&gp=0.jpg

乘用车运输资源控制趋于集中,资源在几大管理商之间进行互换

1、整车运输资源被物流管理商控制。

随着汽车市场竞争的白热化,汽车生产厂商追求效益的期望伴随着供应链的全过程延伸,对于Q、C、D、M、S理念的认同,使得主机厂采取合资或者控股物流管理商的模式集中整车运输资源,寻求效益挖潜。物流的精髓是“集约+信息化”,通过集约可以实现规模效应。因此,过去分散的运输发包市场被与主机厂有血缘关系的管理商所控制。本身就是物流领域的专家,他们更知道利用发包,通过管理控制服务质量、减低运营风险。


2、整车运输的实际业务将被管理技术高、规模大的大公司所控制。

过去的年代,中国的汽车物流概念一直以整车物流为标志,整车物流业务孕育了运输实物的管理商和作业者,而新产生的、前述汽车物流管理商大多没有运输能力,运输实物依然依靠外包,他们对运输过程、效果的关注使得发包条件更加理性,会把关注点转移到一些内部管理手段,质量控制能力,一手资源控制、对流资源网络优化等方面已经奠定了基础的运输企业。大批中小型运输商做为业务作业者,无论从那个角度都是弱者,面临着局部领域的一手资源诱惑,全局范围内的对流无保障的尴尬局面,要么就是出局,要么就是联合,成为具体无锡轿车托运公司运输业务的承担者。小型向中型物流商靠,与大型物流商联合,或者中型与中型进行联合,最终必然形成几个区域性或者品牌为背景的运输作业领头羊,他们通过各大物流公司之间的合作(对流或资源互换),带领体系内的企业通过整合资源配置,解决“资源利用率低,运输成本高,运力资源浪费,竞争力薄弱” 的问题,实现多赢。


3、资源的集约对管理水平、质量控制都带来了新的要求。

此时,领军企业更加注重体系内企业的标准化和信息建设。通过信息共享控制过程质量、通过作业标准化解决服务品质有所保障。GPS、ERP系统建设无论从使用规模还是效果都成为人们主动追求的手段。同时,对体系内的资源掌控和经营目标的清晰要求,使得领军企业开始谋划区域集散、配送基地,线路优化等问题。体系内、外以战略联盟的形式,共同构建布局合理的基础网络设施、运输节点和通道。通过合理的分工,达到全局的运力协调及仓储设施优化的目的。


重庆,汽车产业之都。这里有全国最大的汽车生产基地,拥有长安、长安福特、现代等十余家汽车整车生产企业,拥有上千家汽车零配件厂商。汽车产业的发展也带来了相关无锡物流供应链业务的兴起,在这样的大背景下,重庆长安民生物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安民生物流)应势成立。依托重庆雄厚的汽车产业基础和水、铁、公、空等基础设施,从前端的供应链物流、入厂物流,到后端的整车物流、售后物流,在业务上完成了汽车全产业链条的布局,并成为全国首家香港上市的汽车物流企业,也是目前汽车物流行业前十强中唯一一家总部位于中西部的企业。


截至2020年,“一带一路”倡议已提出近7年,7年来,不仅沿线国家充分享受到了倡议带来的利好,也让我国内陆地区成为开放新高地。重庆,是“一带一路”核心节点城市和产业腹地,外向型经济得到了难得的发展机遇,也带动周边产业和企业蓬勃向上,再加上西部陆海新通道的叠加,使得重庆地区的企业得以实现与全球的直接互联。


面对难得的历史机遇,长安民生物流积极谋划,主动挖掘市场,立足中欧班列、西部陆海新通道“渝黔桂新”铁海联运班列、东盟跨境公路班车等“一带一路”平台,打造“五定”班列(定点、定线、定时、定价、定车),通过海铁联运、海铁江联运、公铁联运和国际铁路联运等多种运输方式之间的高效协同和无缝衔接大幅提高运行效率。


长安民生物流市场中心高级总监李敦峰介绍:“近三年来,长安民生物流在物流模式和平台打造上有明显创新突破,具体表现在了业务开展中的三个首次和三个零突破。”


2018年4月,长安民生物流采用ATA单证册通关,将装载一批整车货物的集装箱海船从钦州港开往伊朗阿巴斯港,开创了广西口岸ATA单证册报关的先河;2018年4月10日,区域海关结转多式联运新模式首次打通,将保税区间流转货物由现有单一公路运输改变为水陆联运多式联运,为客户降低物流费用50%以上;2018年6月28日,长安民生物流完成江津综保区封关运行首单业务,顺利接收第一批进出口货物。